當前位置 :主頁 > 圖書 > 如果巴黎不快樂2(如若巴黎不快樂2) >

番外 葉潔白篇

(卓堯,這些年,我一直等著你和她分手,你知道嗎?每一次與你擦身而過,我都走得極慢,我很怕,再也看不見那樣的你,再也不能與你擦肩而過,因為你的身旁,站著她——葉潔白)

{他是她的竹馬,可她不是他的青梅}

第一次見到佟卓堯,她才七歲,他大她六歲,他穿著貴族學校的校服,整齊的領帶,潔凈,目光專注地看著正在試婚紗的姐姐。

她跟隨爸爸參加佟家大姐的婚禮,她被領到他面前,他極有禮貌伸出右手,紳士地與她握手,隨即,他的目光沒有在她身上停留,那樣的男孩子,是她從未見到過的。

聽說他之前并不是住在佟家,隨媽媽在外住,但他竟有這么高貴的氣質,他驕傲的不再多看她一眼。

那天,葉潔白清楚自己,自己穿著一條白色的蓬蓬裙,她吐字清楚地說:“你好,我叫葉潔白,因為我媽媽喜歡茉莉,所以,我取名茉莉的顏色,潔白。”

他淡淡點頭,手腕上的手表很優雅。

她才七歲,七歲的年紀,她就喜歡上了佟卓堯,多年后,她長成潔白美好的女孩,看了那么多青梅竹馬的故事,她想,他何嘗不是她年少的竹馬呢,只是她不是他的青梅。

她悄悄拍下他的側臉,他看起來滿是心事的坐在沙發上,手撐在額間,偶爾,會閉上眼睛。

婚宴上,她拉著爸爸的衣角,問:爸爸,我長大后,可以嫁給卓堯哥哥嗎?

在座的大人都紛紛笑。

卓堯冷清的神情,就當,沒有聽見,端起紅酒杯,一飲而盡。

他才十三歲,卻成熟地一塌糊涂。

他和爸爸的感情并不是很好,他喜歡畫畫,很多話,都被撕了扔在別墅外的垃圾桶里。每個周末,葉潔白都會走到卓堯家門外,從那些垃圾桶里,拾起那些碎紙片,帶回家,小心拼成一副完整的畫。

他的畫里,從未有過她的模樣。

有一次,她央告他:卓堯哥哥,你送潔白一張畫,好不好。

他從廢棄的厚厚畫稿里,隨手抽出一張,刷刷寫了幾個字,放在她面前。

他起身走,她看著空白的的畫紙,上面只有五個字:潔白一張畫。

她握著那張畫紙,看了好久,才反應過來,潔白的畫紙,而不是她的名字葉潔白。她沒想到,他竟有這樣的冷幽默。

那張空白的畫,她一直寶貝著收了起來。

他們見面的機會很少,除了家庭之間的宴會,就是雙方父親公司有合作,她也曾偶爾聽到爸爸和卓堯爸爸在辦公室開玩笑說:如果卓堯和潔白相處得來,長大了,就結成夫妻,彼此都放心。

她可都當真了。

只是,他從來都不愿多看她一眼。

她走進了那所有他的貴族學校,才知,原來喜歡她的女生是多么龐大的數目。每天,他的教室門口,都會守著很多只為每天見他一面的女生,給他送巧克力,送情書,送畫的,他理都不理,不論窗外有多少女生看著她,他都能目光專注看著前方。

目光專注的男孩子,總是能讓波光流連的女生停駐。

“卓堯哥哥是我的,你們都不許看他!”她十三歲那年,鼓起勇氣,站在他面前,對著一群女生喊出了這句話。

她被十幾個女生圍著打,貼了全身的膠帶,他只是轉身離去,不曾替她解圍。她抱著頭蹲在地上,從女生們的腿中擠出縫隙,看他離去的腳步。

之后,他給她送來了紅藥水,還輕輕給她擦拭臉上的傷口。

“潔白,以后不要再胡鬧了,她們打你,我若幫你,你以后會挨打更重。”他說。

“卓堯哥哥,喜歡你的人那么多,我要怎么才能愛你超過她們?”她傻乎乎問。

他收起藥水,瞇起眼微微笑。這是她第一次看見他微笑,她想,笑容這么好看的男生,如果有個女生可以每天看到他的笑容,那是多么幸福的事。

“我要出國留學了,離開上海,我不在這個學校,也不會有人欺負你了。”他說。

“學畫畫嗎?”她問。

“學經濟學。”

“可你喜歡的是畫畫。”

“等你長大,你就會明白我們這樣的出生,我們注定無法做自己喜歡的事。”

“做不做自己喜歡的事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卓堯哥哥,我以后叫你阿MAN好不好,只有我一個人這樣稱呼你。”

他只是微笑,不語,看起來,心情很好,或許,是因為要離開這個禁錮著他的家庭,至少以后他可以自由畫畫。

他和她只是輕描淡寫說了幾句話,她知道,那并不是因為他喜歡她,只是,那天他的心情是格外的好。

她將那些拼起來的畫稿,用很可愛的小布袋裝起來,送給他。

回到家,她一跳下車就哭著央告爸爸,她也要去留學,馬上就要去。爸爸不同意,說她還太小在國外他不放心,再大些年紀才可以,她為此,哭了很多天,想著要吃一種“長大藥”,一夜之間長大了十九歲,和他一起去留學。

【記住網址 www.grfnfp.live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