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 捕捉

洛冰河的修煉系統,是一個極其不科學的系統。雙管齊下,把兩種原本會互相排斥的體系蘊為一體,這樣就要求,靈氣和魔氣必須相互制衡。

但是,心魔劍的介入,則恰恰會讓魔氣大盛,失去平衡,運轉不調。

洛冰河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采用的辦法是找人肉引子。

滿月之時,尋一靈力強盛者,把體內多余的魔氣引渡過去,作為交換,再吸取大部分靈氣過來。如此,自然就平衡了。

但是,由于洛冰河魔氣太過霸道,常常導致渡完了氣,人也廢了。基本上這些引渡容器的使用限度都只有一次。

這種勞心勞力抓肉引子的事,洛冰河當然不會親自去辦。不用他多說,紗華鈴自然會把人關籠子里了給他隨便挑。洛冰河只消在滿月之夜,用心魔劍劈開個口子鉆到魔界去,直接拿人來用就行了。

杯具的是,紗華鈴費心費力,結果洛冰河卻跟她親自挑選的三名天一觀美貌道姑搞上了。也真是悲慘,可想而知,紗華鈴人都快氣炸了!

沈清秋道:“你被擒住的時候,有沒有看到其他人?都被關在哪兒了?”

楊一玄搖頭:“從兩界裂口進去后,就是那妖女的老窩赤云窟。還有其他人也被擒住了嗎?”

沈清秋拋了拋那枚劍穗,道:“我猜,不止你一個。”

他想了想,還是決定去瞧一瞧,反正今夜不是滿月,不是引渡之時,洛冰河忙著在人界興風作浪挑撥離間,肯定不會來和紗華鈴聚頭。楊一玄連忙跟上:“我也去!我的劍還在那妖女手里。”

沈清秋問他:“你不怕她脫衣服了?”

楊一玄哼道:“我才不是怕。再說,這一路上她都脫了幾十回了,還有什么稀罕的。”

穿過空間裂口,就像穿過一片正在涌動的溫熱水流,再出來時,就是魔族的地界了。

人界那邊已是子夜過后,而魔族這邊,則才是暮色剛剛降臨。

空氣格外干燥,沈清秋站了一會兒,有點兒頭暈,類似高原反應。放眼望去,和人界似乎并沒有什么不同,只是樹木要稀少一些。

看來綠化工作做得不太好。

楊一玄帶路,穿過嶙峋亂石,很快地找到了赤云窟的入口。久仰魔族建筑文化大名,親眼一見,果然是如此的……不同凡響。

魔族性喜陰暗,居所和行宮大多設在地底。這整個入口看上去,像是一座異常華麗的陵墓。

沈清秋心道,你告訴我,一個大石包前面豎著個石牌子,上面用扭曲的紅色字體寫著赤云窟三個字——這不是墓碑是什么?

他手里扣了一發靈流,隨時準備糊可能出現的敵人一臉,從墓道口,不,從入口下去,卻沒見到守衛。想想也對,從來只有魔族偷渡到人界作威作福,哪有人類會跑來這邊找死的,根本沒必要安排守衛。

二人潛行深入,穿過石廊,就是一個大廳。

廳中鋪滿各類奇獸的完整皮毛,乍一看仿佛活物。紗華鈴正赤著腳,在大廳地上撲的巨虎皮上踩來踩去。

沈清秋擔心楊一玄出聲驚動對方,正要提醒,卻見他自覺地緊閉著嘴,便放心地轉回身去。

大廳兩側,分布著數只籠子,籠子里都是被五花大綁的修士們,服色各異。有看上去極年輕的,也有瞧著老道的,有的昏昏欲睡,有的正怒目而對。

紗華鈴走到一只籠子前,抱著手道:“你們蒼穹山派的人可真是難纏又討厭!好不容易抓住兩個,還有一個沒關進來就跑了。”她咬牙道:“要不是、要不是……我真恨不得把你們腿都打斷!”

這只籠子里,柳溟煙臉罩面紗,閉目盤坐,仿佛不為外物所動。

紗華鈴見她不理自己,冷笑道:“你臉上這玩意兒,就從來不摘下來嗎?難道是相貌太過丑陋,自卑所以不敢摘下來?”

沈清秋:妹子……你知不知道你將來最嫉妒的是誰?

說她丑那是妥妥的打你自己的臉啊!

也許是第六感作祟,紗華鈴怎么看柳溟煙怎么不順眼,打開籠門,把柳溟煙拽了出來,喝道:“跪下!”

柳溟煙當然不肯跪,雖然靈力全無,卻站的穩穩當當。紗華鈴推推搡搡,硬是沒法叫她膝蓋彎一下,七竅生煙,一把拽下她臉上面紗。

剎那間,紗華鈴雪白的小臉變得更雪白了。

沈清秋心中咆哮:轉過來!轉過來!我要看!快讓我看看本書第一美女究竟長什么樣子!!!

這些年他自持身份,不能說“你好,師侄,我想看看你的臉,可以嗎”這種像是猥瑣男性騷擾的話,一直看不到柳溟煙的臉,真是快憋死了!

可柳溟煙還沒轉過臉讓他一睹為快,紗華鈴眼里就兇光一閃,五指成爪,往柳溟煙臉上抓去。

比她還好看的容貌、絕對不能被洛冰河看到!

【記住網址 www.grfnfp.live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