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最新入庫 > 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統 >

反派如此多嬌 2

此女姿容端麗清雅,走起路來卻微一拐一瘸,似乎腳崴了。應當是在應對魔物時受的傷。

她語帶歉疚道:“洛師兄,實在對不住,剛才蒙你相救,現在還要麻煩你,要不是為了保護我們,你早就前進許久了……是我們拖累了你。”

洛冰河答得誠懇又得體:“同為修者,相互照拂也是應該的。”

沈清秋早就對洛冰河前期的圣母了然于胸,見怪不怪了。

他一邊打怪,一邊還要帶著這些弱兵婦孺走,所以才導致一整天都排名不高。否則以他現在的實力,和公儀蕭一爭高下,完全無壓力!要知道連明帆的排名都還不錯……但沒關系,洛冰河有的是后勁兒!

沈清秋完全都沒想到要反省一下,自己這種“我徒弟最厲害了要不是他人太好太善良好欺負你們都別想爭過他”的詭異心態是怎么回事。

岳清源笑道:“清秋,你這個小徒弟,倒是品性非常好。”

沈清秋展扇而笑,安然受之。

無論讀者視角還是師尊視角,前期洛冰河的白蓮花程度,都擔得起這個評價。

齊清萋哼道:“便是如此。都不像是他教出來的。”

旁人也有交口稱贊的。不過,倒未必有幾分真心。品性再好有什么用?仙盟大會講究的是實力,洛冰河此舉,在他們眼里未免有些迂腐了。

坐在沈清秋身旁的幻花宮老宮主看清晶石鏡中洛冰河的臉,卻是微不可察地“咦”了一聲。

沈清秋目不斜視,心中卻偷樂:洛冰河相貌俊美,頗像生母,老宮主必然是看到這張臉,以為是湊巧相貌相似的晚輩,懷念起了當年自己的得意弟子,微微嘆氣。殊不知,洛冰河正是他愛徒的親生孩兒。

而另一邊,絕地谷中,洛冰河的內心已經在思考一個穩妥的辦法,擺脫眼下的局面。

于道義而言,他不能丟下這些入門尚不久的幻花宮弟子,可是,卻也不想錯過在仙盟大會中表現優異、不讓師尊失望的機會。

洛冰河在這邊冷靜地思考如何安頓這一眾弱小的弟子,沈清秋卻以為他正在跟妹子擦出纏綿的火花。

這可是和洛冰河第一個滾床單的妹子啊!

秦婉約。沈清秋對這個妹子的印象也還算不錯。

雖然她對主角殺伐天下稱霸三界的事業基本沒幫助,但溫柔可人,又不喜歡在后宮勾心斗角。這樣的妹子,哪個男人不喜歡?

沈清秋才不會說,紗華鈴以洛冰河大老婆自居,整天爭風吃醋玩兒宮心計,陷害這個斗倒那個,幾十章的戲份看得他煩死了,刷刷刷直拉翻頁。

勞資看的是打怪小說不是甄嬛傳!

我寧可看你花十萬字描述鬼頭蛛是怎么交和諧配的也不想看紗華鈴怎么讓秦婉約墮胎的。謝謝!

這一行人儼然把洛冰河當成了救世主,跟在他身后。

洛冰河無奈,卻也無法冷下臉趕走他們。

沈清秋心里極不痛快。現在的洛冰河溫良老實,他卻不是好唬弄的。這些緊跟隊伍的弟子中,有些是真的一時不適應,發揮不好,再稍加調整就沒問題的,卻也有些是不學無術、又不肯退出大賽,想抱著洛冰河大腿混點念珠和名次的。

要是后期的洛冰河,分分鐘neng死你們不帶猶豫的!

走了一陣,趁著黑夜襲來的小怪基本都被洛冰河彈彈手指就解決了,劍都不用出鞘,速度卻仍提不起來。

原因?

一名幻花宮的女弟子靠著秦婉約,抽抽搭搭哭起來:“婉約姐姐,我腳好疼哦。”

洛冰河在前方,沒有轉身卻停下腳步,低頭揉了揉太陽穴。

秦婉約一陣緊張,她低頭輕聲對那少女說:“婉容妹妹,忍一忍好嗎?我們必須走快些。”

婉容妹妹嚶嚶道:“可是人家真的腳痛,走不動啦!而且走了一天,沒地方沐浴,身上好難受。”

隊伍里不少沒受過磨練的弟子都連聲稱是。如果沈清秋有直接評判的資格,早把他們的參會資格作廢、踹出絕地谷了。

這么容易腳疼來報名什么仙盟大會。報名就算了,為什么還要拖人后腿。看看人家柳溟煙,這差距真的不是一點半點,怪不得人家才是第一女主!

不過他也拿這個秦婉容沒辦法,畢竟秦婉約、秦婉容這一對姐妹花都是洛冰河的后宮成員,只有她們,即便是作大死也不會死的……

沈清秋心里彌漫上一股奇怪的煩惱感。

冰河啊你……你今后收后宮的時候也可以適當地考慮一下質的問題嘛……不要見到是個長得不錯的妹子就往懷里帶。為師看到你后宮質量這樣參差不齊,很是心痛!

秦婉約又看了一眼洛冰河的背影,悄聲道:“妹妹,我們已經給洛師兄添了很多麻煩……”

秦婉容天真爛漫道:“洛師兄人這么好,不會介意的,是不是洛師兄?”

【記住網址 www.grfnfp.live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