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圖書 > 好嗎好的 >

臺北爸爸

你真以為你爸爸是爸爸啊,或許他也是個孩子。

他和你一樣,也需要長大。

或許你這條小生命的存在,意義非常重大:你給了他一個機會,幫他長大。

一般來說,孩子就是孩子,爸爸就是爸爸。

爸爸陪著孩子長大。

稍等,你真以為你爸爸是爸爸啊,或許他也是個孩子。

他和你一樣,也需要長大。

或許你這條小生命的存在,意義非常重大:你給了他一個機會,幫他長大。

這篇文章講了一對父子間的瑣事,挺好玩兒的。

七〇后的父親,九〇后的兒子,他們陪伴著對方一起長大。

我沒指望靠這篇文章讓你醍醐灌頂,或激發你的孺慕之心。

只當是睡前故事看著玩兒吧,看看個中是否也有你爸爸的影子,或者你自己將來的影子。

(一)

圣諺九〇后,國民校草,長得酷似言承旭,但比言承旭結實,有八塊腹肌,帥得一B。這孩子成績很好,性格極好,溫文爾雅暖男一枚,喜歡笑,笑起來天都放晴了。

總之,傳說中的好孩子。

我去臺北小住,他爸爸阿宏請我吃牛肉面,他帶著小女朋友來蹭飯,一見面就張開雙臂擁抱我,笑嘻嘻地說:大冰數熟……熟什么熟?我是塊兒燜牛肉還是根兒關東煮?

我說:哎哎哎別亂喊,我雖和你老爸兄弟相稱,但貌似也沒那么老吧,“叔叔”二字打死不敢當,你敢再喊我叔叔,我立馬喊你聲哥。

他看看他老爸,又看看我,嘩地一下笑了。

他說:大冰數熟好搞笑哦。

還喊!

我不理他,轉頭和他小女朋友打招呼:嫂……子!

小女朋友嚇得直擺手,一邊往圣諺背后躲,一邊說:啊啊啊,你不要嚇我啦,大叔。

我說:每個大叔都有一顆想當歐巴的心。

圣諺笑得更開心了:大冰數熟好好玩啊……

還喊!

阿宏說圣諺晚熟,17歲時才交女朋友,我大不以為然。他奶奶的,叔叔我22歲前連啵兒都沒打過呢,一句話出口,他們三個人像看紅毛猩猩一樣,盯著我傻笑。

我想把面碗潑過去。

阿宏沖我豎大拇哥,夸我給爹媽省心,又拍拍我的肩表示安慰,然后指著圣諺說:這小子初戀時差點兒和我翻臉。

圣諺從小就好運動,籃球、棒球、保齡球,只要能扔的都喜歡。因此從幼兒園開始,不管什么項目比賽,老師首選就是他。因為太熱愛體育,所以錯過了同齡人應有的叛逆期,他注意力全在運動場上,除了踢球就是打球,各種球他都玩兒命地喜歡,就是不去注意女生們胸前的那對球。

他白白浪費了知慕少艾的年紀,中學生翹課、抽煙、交女朋友他都沒試過,這在時下的臺灣實在是罕見個例,同學覺得他只會打球太老土,他自己混混沌沌的,幾乎不自知。

阿宏旁敲側擊過兩次,很開心地發現寶貝兒子沒遺傳到自己的早戀基因。

阿宏14歲破處,21歲結婚,22歲有了圣諺,深受早戀之苦,飽經圍城滄桑。

圣諺的混沌狀態一直持續到高中二年級他參加學校熱舞社后——阿宏鼓勵他去參加的。

圣諺能單手倒立,還能只靠手腕的力量橫在立桿上當人體鯉魚旗,他的開度、力度、柔韌度都異于常人,跳起街舞來帥得一B,故而迅速吸引了無數女生的目光。

他一倒立,臺下的小女生尖聲尖氣地喊:哇……腹肌耶!

他一個后空翻,臺下的小女生立馬發瘋地喊:受不了了啦……陳圣諺我愛你!

擠在臺下看街舞的女生,比蹲在籃球場旁看打球的女生熱情多了,也主動多了,動不動就尖叫,叫得人毛孔舒張,渾身舒泰。他只是晚熟,又不是真的傻,恍然大悟后猛然開竅,從此移情別戀愛上了跳舞,再難的舞蹈動作也順手拈來,騰挪轉移,街舞跳得和耍雜技一樣。

話說,大部分文藝青年的藝術人生貌似都有類似的原動力。

只不過當年是吉他,當下是Locking(鎖舞)而已。

時代不同了……文青會街舞,誰也攔不住。

飲食男女是天定的法則,早到晚到都是自然規律。

阿宏以為圣諺對舞蹈的熱情和體育無二,并未洞悉二者初衷之大不同。阿宏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圣諺已風馳電掣般地長大了。圣諺17歲的某一天,很嚴肅地站到阿宏面前,問他能否抽點兒時間,因為有人想見見他。

阿宏從一堆文件里抬起頭,問來者是誰,怎么那么大牌都不預約的?

圣諺回答:我女朋友。

阿宏當時的反應是完蛋了……

僵了三分鐘后,阿宏說:好吧,明天一起喝茶。

圣諺說不用,人就在樓下。當時一股涼氣就從阿宏的后尾巴骨躥到后腦勺,他結結巴巴地說:那那那那趕快叫她上來啊!圣諺慢悠悠地下樓,阿宏沖進洗手間,洗臉、深呼吸、對著鏡子調整僵硬的表情。

【記住網址 www.grfnfp.live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