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龍族Ⅴ:悼亡者的歸來 >

第219章 但為君故(123)

“我們迄今還未觀察到這種寄生蟲的本體,但事實證明龍的形態千奇百怪。就像中國人說的,‘龍生九子’。”杜登頓了頓,終于把目光投向了喬薇尼,“親愛的薇尼,情況并沒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你的孩子若干次提到了‘交易’這個詞,因為侵蝕他的那家伙仍然不能越過路明非的意志來控制身體,必須通過某種形式的交易來征得路明非的同意,換句說話,只要路明非拒絕他,他就不能自行其是。所以我一開始就說,路明非是安全的,他是個好孩子,一個完全可以信賴的人類。他不是我們的敵人。”

“那明非可以留在這里么?”喬薇尼立刻追問。

“根據剛才委員們交換意見的小紙條,我們豈止是愿意路明非留下,應該說非常渴望他留下!他是珍貴的研究案例,還是困住那個龍王級目標的牢籠!只要他不認輸,龍王就永遠被囚禁在他的身體里!”杜登微笑,“我們還需要大約24小時的時間做出最終決議,但其實我已經可以提前恭喜各位一家團聚了。”

喬薇尼興奮地一躍而起,路麟城則是拉開領帶,長出了一口氣,半癱在座椅里,他終于不必被老婆用大衣柜砸死了。委員們起身退場,娜塔莎從路明非身上拔出那些細小的電極。

她驚訝地發現得到好消息的年輕人并未流露出開心或者如釋重負的表情,反而是默默地看著地面,神色中透著一絲哀涼。

杜登來到路明非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恭喜你孩子,請保持你的勇敢,和那顆人類的心,至于如何找出那個寄生體并把它跟你剝離,是我們的工作。哦對了,你意識里的魔鬼長什么樣?他有固定的相貌么?”

路明非勉強地笑了笑,“剛開始見的時候七八歲,后來長大一些了,大概十三四歲的樣子,娃娃臉的中國男孩,有點吊眼角,好像總在笑。”

他努力地回憶小魔鬼的長相,才發現那張臉在自己的記憶里也是模模糊糊的,唯獨嘴角那絲捉弄的笑容卻清晰得很。

周圍忽然安靜了,正在離場的委員們站住了,杜登也愣住了,他們的瞳孔微微放大,沉默地交換著眼神。這是評測會開始以來會場中最緊張的一次,竟然出現在評測已經完成之后。

路明非沒明白為何小惡魔的長相反而是他們最在意的,虛構出來的家伙本可以是任何長相,長相不重要。

“親愛的薇尼,帶孩子去吃點東西吧,他看起來有些累了。”杜登低聲說。

***

避風港里居然有“食堂”這種地方,感覺像回到了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不過仔細想也是理所當然的,一個幾乎不依賴外界供給資源的避風港,食物是很珍貴的,浪費必須被杜絕,所以他們采取了公共食堂的制度,喬薇尼宰來給路明非加餐的那只珍珠雞應該是少見的例外。

無論那些還在修學中的年輕人,還是負責維護避風港運轉的制服男女都在這里用餐,偶爾還會看到那些“瑰寶級”的老家伙,他們有自己的餐位,可以優先領餐,但吃的東西跟其他人沒什么區別。

跟那只帶編號的珍珠雞相比,食堂的菜委實難吃,牛肉和雞肉應該真的是用干細胞“種”出來的,在外面這種技術還停留在實驗室階段,在這座避風港它已經是主要蛋白質來源了,螺旋藻和地衣類植物代替了蔬菜供應,配上大杯濃綠色的湯,那是從金屬龍頭里流出來的,和大坨的營養補充劑,它是糊狀的擠壓在不銹鋼杯子里,像是奶昔但味道寡淡近乎嚼草紙。

但就餐的人倒是并不抱怨這些,從食堂的這邊走到那邊,話題千奇百怪,年輕男孩們照樣議論著漂亮女孩,制服男女有的抱怨夜班時間太長有的眉目傳情,一個領口里塞著斑斕絲巾的老家伙正跟對面的大胡子聊拓撲學,戴著深度眼鏡的印度男孩正在跟消瘦的英國紳士激烈地爭論質數問題,想必就是那對等待決斗批準的數學家。

“吃不慣的話晚上我再宰一只珍珠雞。”喬薇尼悄悄說。

“你們有很多珍珠雞么?”路明非嚼著木渣一樣的咖喱牛肉。

“反正它們會繁殖,有一年我還宰掉了他們用來做對照實驗的一條狗,和你老爹吃了一個星期的花江狗肉。”

路明非笑著看了一眼狠歹歹的中年婦女,果然即使到了世界盡頭女人都是會設法養家糊口的物種。

“評測會最后我說起那家伙的模樣時,氣氛變得有點緊張。”路明非說。

“我也注意到了,不過會后杜登博士又跟我確認說你留下來沒有任何問題。”

“老爹呢?他加班去了么?”

“他被委員會的人留下開會了,他們總沒日沒夜地開會,我已經習慣了。”

“可以自我介紹么?”有人來到喬薇尼和路明非的桌邊自我介紹,“我叫霍爾金娜。”

【記住網址 www.grfnfp.live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