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零五章不虛此行

在無限空曠的宇宙中,井九指尖的那團劍火,就像螢火蟲一樣微渺,但依然很醒目。

那片巨大陰影瞬間便查覺到了,那道強烈的波動以難以想象的速度掃回,確定了井九的存在以及位置。

無數根觸手開始蠕動起來,在它身后那團紅色火球的照耀下,生出一種極其邪惡的感覺。

看著這幕畫面,井九再次生出熟悉的感覺,卻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就在他準備把那些難看、而且明顯帶著危險感覺的觸手切掉的時候,那道強烈的波動仿佛變成了某種無形的力量場,讓整個空間都變得粘稠起來,不要說揮出劍光,就連身體都無法移動。

井九知道自己犯了錯,低估了對方的強大,或者說沒有算到對方的戰斗方式。

那只域外天魔很明顯不準備抓住他,而是準備直接毀滅他。

一道邪惡而強大的意識落在了井九的身上,抓住了他的神魂。

如果神魂是實際存在的事物,這時候已經蒙上了極厚的冰霜,下一刻便會被那道意識撕扯成碎片。

換作別的人族飛升者,在這一刻都沒有任何辦法對抗這道強大至極的精神意識。

但井九曾經感受過更強大的神識,而且他的神魂經歷兩世轉修,比別的飛升者不知道堅韌多少倍。

他非但沒有被那只域外天魔的邪惡意識抹殺,反而發起了反攻。

兩道極其明亮的劍光在他的眼底深處,就像躍出海面的魚兒,照亮了睫毛以及眼前的一切。

宇宙依然死寂一片,但在某個地方仿佛響起了轟的一聲巨鳴。

域外天魔微微一震,體表的無數根觸手以更快的速度顫抖起來,散發出無數煙塵,看著像是蘑菇彈出的孢子霧。

那道邪惡而可怕的意識退了回去,那道強烈的波動也消失無蹤,仿佛變得粘稠的空間恢復了正常,井九可以動了。

在這里他無法使用萬物劍陣,以對方的防御與龐大身軀,用劍光隔空去斬也很難形成真正的傷害,應該如何戰?

一道劍光飛進了那片巨大的陰影。

……

……

那片陰影不時被照亮,表皮某處偶爾會有些透明,隱隱可以看到井九在里面以最快的速度飛行。

無數道觸手紛紛脫落,在黑暗的宇宙里無聲綻成火花。

那道邪惡而強大的意識依然冰冷地追逐著他,沒有任何意外的感覺,也沒有任何畏懼。

那道寧靜而森然的劍意,不時被碾壓的仿佛消失,卻總會再次出現。

沒有過多長時間,一切變得靜止。

那些觸手不再亂動,像水草一般飄著。

域外天魔也沒有了動靜,靜靜地懸浮在宇宙里。

忽然,它震了一下。

域外天魔變成了無數碎片,向著四周噴散而去,再也沒有任何氣息。

那道邪惡而強大的意識也消失了。

……

……

宇宙里飄浮著塵埃,向著各處遠離。

有些像某個遠古之初的畫面。

井九看著以自己為中心離開的域外天魔的尸骸碎片,蒼白的臉上流露出疲憊的情緒。

那件白衣碎裂,隨著那些碎片而去,他的身體上到處都是泛著灰暗氣息的傷口,劍元已然消耗殆盡。

最麻煩的是,他的劍識被那道邪惡意識摧毀了太多,這時候頭腦昏沉,隨時有可能睡去或者死去。

這是他飛升之后的第一場戰斗,沒用多長時間,沒有任何聲音,卻比他在朝天大陸遇到的任何一場戰斗都困難。這也是他兩世為人最接近死亡的一次,因為對方真的很強大,也因為他連接發生了兩次錯判。

查看第一具域外天魔的尸體時,他便發現了,對方身體里的蠶繭樣事物是儲存能量的地方。

那些能量被雪姬凍成了冰塊,無法確定與仙氣、天地元氣是否一屬,但想來應該能用。

雪姬在寒冷至極的宇宙里飛行,根本不需要任何補充,他則不然。

在原先的推算里,他殺死對方后,便會用蠶繭樣事物里的能量進行補充。

沒想到的是,這只域外天魔居然在還沒有必死的情況下,便提前選擇了自爆。

那些蠶繭樣的事物盡數變成了宇宙里的光與熱,反而給他帶來了更大的傷害。

“連這都沒算到嗎?”一個聲音在井九的識海里響起。

一道青煙從他的身體里飄了出來,沒有散去,而是漸漸扭曲變形,最終變成一個小人兒。

那個小人身著青衣,眉清止秀,笑容可親,正是太平真人。

青天鑒里的張府祠堂里一直供著一柱香,沒有人知道是祭什么的。

前些天井九去了青天鑒一趟,沒有帶走那柱香,但是帶走了那道煙。

他看著太平真人一眼:“你怎么出來了?”

太平真人看著他的眼睛:“你劍識大傷,道心難守,我自然就出來了。”

【記住網址 www.grfnfp.live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