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零四章原來這就是星星

談真人坐的時間要比井九長很多,直到他確認收集的仙氣數量與自己帶走的天地元氣數量差不多,煉了一道仙箓投向朝天大陸,才真的離開,只不過方向與井九不同。

接著,西來也到了這里,坐到了那張竹椅上。

那張竹椅仿佛成了飛升者們離開朝天大陸之后必須要來的地方。

西來剛開始煉制仙箓,一座如山般的黑影便擋住了那顆遙遠的白色火球。

來的是曹園,他的境界當然不比談真人與西來差,只不過想開這種事情比別的任何事情都要更難。

“你要坐嗎?”西來問道。

曹園看著那張竹椅搖了搖頭。

這個黑暗而寒冷的世界里沒有天地,也沒有重量,他不用擔心沉重的金身把竹椅壓垮,問題是也坐不進去。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他們也先后離開了這里,與井九、談真人的方向都不同。

……

……

黑暗的宇宙空間里沒有天地,自然也沒有上下,沒有左右,方向便有無數種。

哪怕來自同一個地方,卻很難走上同一條道路。

井九有自己的方向。

宇宙沒有邊際,沒有任何存在,空曠到了極點,但依然殘留著一些味道。

那是他熟悉的鎮魔獄的味道、紫花的味道,除此之外還有劍獄的味道以及神末峰的味道,準確來說是阿大的味道。

只有寒蟬與那些蚊子才會有這些味道。

那些味道已經極淡,就像是落入大海里的一滴墨水,依然被他捕捉到了,表明雪姬就是從這邊離開的。

他沒有什么感知能力,也沒有什么嗅覺,這種捕捉更像是一種對微小事物的分析。

他在尋找雪姬,因為她飛升之后曾經輕噫了一聲,明顯是遇著了連她都有些吃驚的事情。她會不會是遇到了傳說中的域外天魔——那些讓朝天大陸修行界警惕了無數年、讓太平真人這樣的人物想出滅世這種主意的外界強敵?

他變成黑暗背景里極不起眼的一抹微光,向著遙遠的宇宙深處而去。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他重新顯現出身形。

那些味道就在這里消失了,或者說被另外一種味道取代。

宇宙的背景黑暗一片,遠方有些隱隱的、極淡的暗沉色塊,能夠看到那里有個小黑點,要比四周的顏色更深。

劍火照亮他的臉,睫毛閃著微光。

他不需要光線也能看清楚那個事物,點燃劍火是想以更快的速度停下來。

火焰沒有向上,變成了個火球。

那個小黑點越來越大,漸漸露出真實的模樣,就像一個沒有柄的黑色蒲公英。

這讓他想起了阿大。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那個黑色事物越來越大,占據了他視野里很大一部分,簡直如一座小山。

隨著體量的增加,任何事物都會顯得恐怖起來,于是柔弱的黑色無柄蒲公英變成了冰冷而恐怖的黑色怪物。

那個怪物通體幽黑,體表生著數千支極細的觸角。

宇宙里沒有風,那些觸角沒有飄動,但應該是軟的,活著的時候可以自如運動。

是的,這個生著無數觸角的黑色球狀怪物已經死了。

井九確認里面沒有任何活動的痕跡、沒有氣息波動、而且極其寒冷,甚至比四周的宇宙還要寒冷。

他伸出手去輕輕摸了摸怪物,觸覺有些奇怪,就像是皮革與晶石的融合物,有些惡心。

令他有些吃驚的是,當他想要進入怪物體內時,發現怪物的表皮竟然無比堅韌,比雪國里的那些怪獸還要強大無數倍,手指破開時能感覺到明確的阻力。如果這是域外天魔的尸身,死后居然還能擁有如此強的防御,那它活著的時候該有多強大?再加上如此龐大的身軀,只怕能夠輕而易舉地一擊摧毀一艘青山劍舟。

數道觸手離開怪物尸體,緩慢向外飄去,怪物表面緩緩生出一道極大的裂口。

井九飛了進去,發現里面是半空的,看著就像是一個充滿鐘乳石的洞窟。

那些鐘乳石應該是粘膜突起之類的事物,那些灰暗的系帶可能是某種筋膜,用來傳輸能量。

怪物尸體里的景象就像外皮的觸感一樣令人感到惡心與不適應。

井九確認這種奇特的身體構造不存在于朝天大陸任何生命體的身上,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怪物沒有能量傳輸的核心,用人類及動物妖族來比喻,那就是沒有心臟,在中空處懸浮著數個如蠶繭般的事物,不知道是儲藏器還是用來思考的器官。

他以很快的速度在怪物體內飛了一遍,記住了所有的形狀與分布,然后來到那幾個蠶繭般的事物前。

那幾個蠶繭表面覆著一層冰霜,表明怪物體內只有這里有著類似水的事物存在。

他伸出手指輕輕點了點一顆蠶繭,傳來的觸覺有些微麻,不知道是什么樣的氣息殘留。

【記住網址 www.grfnfp.live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