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零三章飛升之后

占據整個天空的雷暴漩渦其實不可怕,對他來說那些閃電更像是靈氣的補充,飛升后半段出現的那些閃電則有些麻煩,因為那并非真的閃電,而是空間的裂縫。

天地間自有一道宏大的力量,吸引著他無法離開,想要把他拉回地面,甚至把空間都撕裂了開來。

也就在那一刻,他用萬物劍陣確認了空間以及這種力量,依然是朝天大陸所在天地的一部分,那就很簡單了。

井九轉身向著某處飛去,然后……發現自己的速度變得慢了很多。

這里說的很多是非常多的意思,很明顯,這個世界與朝天大陸所在的世界有著完全不同的規則,與修真典籍里描述的仙界沒有任何相似之處,比雪原還要寒冷,比虛境還要空無,無邊無際反而帶來極可怕的壓迫感。

任何有靈識的生命在這里都會感到孤單、渺小與恐懼。

極遙遠的空間里懸浮著一顆很小的白色火球,散發著淡淡的光輝,在他的身體輪廓上鍍上了一道極淡的銀邊。

他背對著白色火球飛了片刻,前方隱約出現了幾件事物,隱隱反射著光線。

黑暗而寒冷的無垠世界里沒有棺材也沒有如山大的墓碑,只有一把竹椅。

他飛到竹椅前,然后躺了上去。

……

……

他沒有準備飛升便離開,而是準備在這里看一段時間。

這與白刃不敢離開沒有關系。

只是那個世界的屏障確實薄了,容易被看到。

這與他有關系。

他與談真人都聽到了雪姬飛升后的那聲輕咦。

她遇到了什么?

域外飛魔還是那數萬道燃燒的飛劍?

他需要慎重,而且也想要再次熟悉一下這里的環境。

遠處那顆火球散發出的光線落在他的臉上,并不如何清楚,也沒有任何溫度。

他伸出手指在那些光線里揮過,仔細感受了一下,確認了白真人的說法,這些原初之光便是所謂仙氣的來源。只不過白色火球離這里太遠,想要飛過去要很長時間,隔著這么遠的距離,要吸收到足夠煉成仙箓的數量也需要很長時間。

他的速度變慢了,這些光的速度似乎也變慢了,反而顯得很活躍,在他的手指間像調皮的小鳥般跳來跳去,很難抓住。

他手指動了起來,連殘影都看不到,與那些光線在極小的范圍里追逐、勾搭。

他的視線卻始終落在那片虛無處。

那片虛無并非絕對的黑暗,更接近于模糊或者說混沌,沒有具體的顏色,甚至沒有存在的感覺。

按道理來說,除非找到中州派的那座法陣,他根本無法看到里面的畫面,但不知道為什么,當他望向那處,那片虛無深處的畫面便清晰地出現在他的腦海里。

他還能看到那片滄海、青山群峰、那片雪原以及那座最高的冰峰,遠懸海外的幾片陸地以及那株野草。

那些畫面變化的極快。

他上次飛升的時候曾經回頭看過一眼,知道這里與朝天大陸的時間流速差大概是一天等于一年,所以并不驚奇,只是不明白白刃仙人為何能與白真人通話,大概是中州派的那件法寶真的很厲害。

……

……

趙臘月的腳下生出一株野草,緊接著,黑色玉盤的所有縫隙里都生出了野草,就此通天。

白早在三千院里醒來,看著碧藍的天空上留下的劍光殘影,悵然不語。

曹園回了白城小廟,坐了三天三夜時間,然后轉身離開,開始了自己的第二次蹈紅塵。

禪子還沒回到果成寺便被迫再次回來,唉聲嘆氣地重新開始玩小木棍。

布秋霄開始著書立說,第一卷記錄的卻是他一個學生的語錄,那個學生叫做奚一云。

蘇子葉丹毒盡解,得到昆侖派分出的一條靈脈,在青山宗的幫助下再次開宗立派。

柳十歲學劍歸來,帶著小荷去異大陸游歷,遇著顧清三人,苦勸無果,再次回到大陸時,已是數十年后。

卓如歲得償所愿,從準備閉關的廣元真人手里繼承了掌門的位置。

南忘與趙臘月不與他搶,元曲打不過他,顧清不回來,柳十歲將來要做一茅齋主,這是很自然的事情。問題在于他這個掌門誰都管不了,不要說神末峰與清容峰,就連平詠佳的劍峰他都沒法管,好在都是景陽真人一脈,沒有什么好爭,又有什么好管的呢?元曲你要替上德峰再覓個地方我能有什么意見?就算你想把天光峰搶了去,夜哮大人又會允許我有意見嗎?

他站在天光峰頂,看著云海里的群峰自我開解道,忽然一場春雨落下,不禁嘆了口氣。

上德峰沒有了,元龜背著的石碑也裂了,青山再沒有隱峰,青天鑒不知道去了哪里。

青鳥在大陸上到處飛行,不知道在做什么,還是在看什么。

【記住網址 www.grfnfp.live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