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零二章一走了之

“為何要舍了這道身?我們需要弄清楚什么是我。”

井九的視線落在遠方峰間的那條溪水上,在正午陽光的照耀下真的似極了一道金鞭。

“前生今生之我并非一條河的上下游,要形容這段因果,禪宗里有個比喻很有趣。”

他收回視線,舉起了右手食指。

啪的一聲,一抹劍火在指尖燃燒起來。

“就像是這團火,如果用它點燃一根木棍,然后再用那根木棍上的火點燃另一根木棍,就這樣不停地燒下去,那么最后那根木棍上的火焰與我此時指尖的這團火焰,究竟是一個火焰還是不同的火焰?”(注:這段抄的和菜頭公眾號。)

群峰之間鴉雀無聲。

阿大躺在趙臘月的懷里,看著井九指尖的火焰,微微瞇眼。

禪宗的這個說法很好理解,但其實不是特別適合井九的情形。

果不其然,他接著問道:“如果這是有聯系卻不同的火焰,那么我現在是什么顏色的?”

不同的事物燃燒起來,火焰的顏色與亮度都會有所差別,比如木棍、煤炭、劍與紙燃燒的火焰自然不同。

井九不喜歡這樣,或者說不喜歡這樣的我的延續。

他對平詠佳說道:“所以要脫了衣服,舍了道身,扔了木棍。”

平詠佳明白了。

這就是他離了萬物一。

這就是青兒飛出了青天鑒。

這就是雪姬舍了這個世界。

沒有木棍也沒有炭,沒有劍也沒有紙,只有火焰。

那就是井九追求的境界。

可是現在他還沒有抵達那種境界,那么他是誰?

“我是我之所有因果的指向。”

井九再次說出了這句話。

他望向這個世界。

群峰間的修行者們都感受到了他的目光。

青山群峰也感受到了。

遠處云集鎮里的酒樓老板感受到了。

朝歌城里的井梨感受到了。

某根樹枝上的青鳥感受到了。

小廟里的禪子感受到了。

大海里的顧清感受到了。

“因緣際會,我們相逢于此,便有了我們。”

井九望向趙臘月,卻像是在看著整個世界。

整個世界無比安靜。

所有人在等著他說出飛升之前的最后一句話。

沒有人知道他會說什么。

想來那必然是極美的。

他說道:“走了。”

一道劍光沖天而起。

瞬息之間便到了極高遠的天空。

下一刻便進入了虛境。

地面已經沒有井九的身影。

看著那道快速離開的劍光,陳雪梢輕輕捶了捶輪椅的扶手,滿懷遺憾說道:“居然就這么走了?”

她無法站起,只能坐在輪椅里,群峰間的所有人都已經站了起來。

人們神情專注地看著天空,有些興奮,也有些緊張。

朝天大陸的所有地方都能看到這道劍光,無數凡人走出家門,向著天空里望去,神情惘然或者激動。

如果不算雪姬的離開,這是時隔多年后人族再次迎來的一位飛升者,眾人如何能不緊張?按道理來說,井九現在掌握了萬物劍陣,境界高的難以想象,飛升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可問題在于天道至公,飛升者越強遇到的天劫也越厲害,雪姬是朝天大陸層階最高的生命,于是也遇到了最厲害的天劫,如果不是有白刃仙人留下的通道,還真不見得能出去,現在井九號稱古往今來的人族最強者,那他會遇到多么可怕的天劫?更重要的是,沒有人忘記……他已經失敗過一次。

天地感應,雷域里生出無數團雷暴,以難以想象的速度旋轉著,靠攏著,最后形成了一個巨大至極的雷暴漩渦,迎向那道劍光。從地面望去,那道巨大的雷暴漩渦看著就像是有只詭異的大眼睛,帶著難以想象的威壓向著地面而來。

狂風呼嘯,云集鎮與相鄰周郡里生起無數飛沙走石,凡人們奔走躲避,不敢再向天空望上一眼。

修行者的眼力極好,看到那些雷暴漩渦里的明亮細絲實則是粗得難以想象的閃電,不由震駭異常,心想就算是通天大物,遇著如此強大的閃電只怕也會灰飛煙滅,這團雷暴漩渦里的閃電只怕數千萬道之多,井九如何闖得過去?

咔嚓!有閃電受到召引,從雷暴漩渦里落了下來,準確地砍中了那道劍光。

青山群峰里響起一陣驚呼。

趙臘月等人用最快的速度望向平詠佳。

平詠佳神情茫然,連連搖頭,表示自己什么都沒感覺到。

那道閃電確實沒有對那道劍光造成任何影響,瞬間便湮滅無蹤,緊接著落下的數十道閃電,落在那道劍光上,也各自散去,沒有給井九帶去任何傷害。

看到這幕畫面,青山群峰里的修行者終于放松了些,下一刻又看到了一幕更加恐怖的畫面。

雷暴漩渦轉的越來越快,仿佛整個天空都旋轉起來,里面的數千萬道閃電不停地交匯、融合,變得更加粗大,直至最后仿佛要變成了一座閃電凝聚的大山,發出明亮至極的光線!

【記住網址 www.grfnfp.live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