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零一章不死萬萬年

青山群峰之間一片安靜,人們還沉浸在刀圣身世帶來的震驚以及井九的最后一句話里。

井九沒有給眾人太多時間,直接開始講述第二個故事。

他望向某座峰前那棵大樹,對那個戴著笠帽的男子說道:“過來。”

那名男子摘下笠帽,青色的臉上滿是苦笑,正是蘇子葉。

蘇子葉向著黑玉盤深處的井九走了過去,吸引了無數視線,引發起陣陣騷動。這位曾經的玄陰宗少主現在可以說是邪道勢力碩果僅存的厲害角色——碩果僅存這個詞可能用的不是太恰當——總之他就是最后一個。

很多人知道他還活著,甚至與風刀教、玄天宗有著一些隱秘關系,不然怎么能把昆侖派打的節節敗退?而他身后那個巨大的黑影人們也很清楚,那就是青山宗。

只是井九居然喊破了蘇子葉的行藏,難道是想直接昭告天下?

飛升在即,真人行事果然更加隨性。

“蘇七歌是玄陰宗上一代的宗主,修行邪功年月太久,腦子出了些問題,信了些愚蠢至極的說法,偏又無情絕性至極,給懷孕的妻子種了劇毒,讓她變成了一個半死人,又用鬼幡勾魂入體,如此行事,那個在死人腹中存活下來的胎兒便是所謂魔胎,直待魔胎降世,便會被他生吞入腹,以成魔嬰,助其境界大成。”

蘇子葉行走在黑色的地面上,腳步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速度看似緩慢,實則很快,當井九說完這段話后,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靜靜地站著,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如果說剛生下來的嬰兒都能感受到母親的憐愛,那這個魔胎呢?”

這句話的前半段說的是曹園,后半段說的自然是蘇子葉。井九看著他問道:“魔胎生具靈識,知道自己生活在母親的尸體里,知道自己一生下來就會成為父親的丹藥,那會是什么感覺?”

蘇子葉想了想,平靜說道:“絕望,而且憤怒。”

知道這段秘事的修行者不多,但很多人都知道,蘇子葉在很年輕的時候便成功地暗算了自己的父親,在長老們的幫助下獲得了玄陰宗的實權。按照井九說的這個故事,他只是蘇七歌放在妻子尸體里的魔胎,生下來便會被吞食,那他是如何活下來的,又如何能夠暗算到自己的父親?

“那個魔胎在發育的過程里,吞噬了一些母親的血肉,提前嬰化,當蘇七歌把那個魔嬰吞進體內后,根本來不及煉化,便中了他的尸毒,繼而那個魔嬰破體而出,讓蘇七歌就此癱瘓,過了很多年生不如死的日子,直至被柳詞一劍斬化。”

蘇子葉臉上的神情沒有任何變化,平靜地仿佛在聽別人的故事。

群峰之間一片嘩然,不是因為蘇七歌苦心孤詣、不惜犧牲妻與子也要謀求的魔宗大道一朝盡毀,也不是感嘆于一個嬰兒為了活下去也能拼命,而是因為這句話的前半句。

那個魔胎是靠著吞噬母親尸體才提前嬰化,并且有了尸毒這個保命的本事。

不要說是修行正道,就算是邪道中人也很難接受這樣的事情。

井九說道:“如果說這是他父親種下的惡因,他就是惡果?那他母親呢?為何又要承受這段因果?”

所以他講的第二個故事也不是因果,而是一口氣。

井九問道:“為何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叫做朝天大陸?”

人們心想這還用問嗎?

當然是大道朝天,修道者苦求飛升的意思。

井九說道:“人死屌朝天,不死萬萬年,我喜歡這個意思。”

眾人震驚無語,心想難道朝天大陸的名字還能如此解釋?

蘇子葉有些想哭,卻微笑著。

他慢慢彎腰,向井九認真行禮致謝。

……

……

“人死屌朝天,不死萬萬年,人死……”

布秋霄念著這兩句不雅至極的話,卻越念越覺得頗有深意,說道:“想來這才是向死而生的意思吧。”

井九說道:“那句話太雅。”

布秋霄還是無法完全贊同這樣的活法,說道:“如果這句話說的是只要能活著做什么都可以,豈不是也可以推論出另外一個結論,只要知道自己終將死去,那么活著的時候做什么也可以?繼而又能推出我們每個人的存在都是一場泡影?”

井九講的前兩個故事,不管是曹園的身世還是蘇子葉的出生都可謂是慘到了極點,難道他真是想說這個?

“你的推論沒有問題,但中間有個缺失,那就是我們為何要死去?”井九知道他想說什么,擺手說道:“永生確實無法證明,但我不知道自己何時才會死去,會不會死,所以我生下來的時候,就確認這一切不是泡影。”

原來他最后說的是自己的故事。

很多小宗派的修行者以為自己早就猜到了,臉上流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

【記住網址 www.grfnfp.live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