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2、花想容(第2/3頁)

“你就是李牧?”

紫舟上,白色身影淡淡地問道。

李牧看著眼前這個人影,心中的情愫,宛如波濤般狂涌。

是花想容。

真的是花想容。

不僅僅是外貌一模一樣,就連功法的氣息,也都完全相同。

甚至,那種生命波動和靈魂感覺,也沒有區別。

作為昔日的床上枕邊人,李牧對于花想容,實在是太熟悉太熟悉了。

但是很顯然,花想容卻好像是忘記了李牧一樣。

在面對李牧的時候,她的情緒猶如平靜的湖面上沒有一絲一毫的波瀾,仿佛是在看著一個與自己的生命毫無交集的陌生人一樣。

“沒錯,我就是李牧。”

李牧緩緩地坐下來,坐在舟頭。

他想要觀察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前的這個花想容,如果說和以前有什么不同的話,那就是她說話的語氣,她的表情,神態,像極了一個掌控生死,俯瞰蒼生,哪怕是一萬生靈湮滅于自己面前也絲毫不會動容的上位冷血決策者,而不是昔年那個溫柔如水,只求歲月靜好不求傲嘯風云的溫柔女子。

“是你,一拳錘殺破軍,一招斬滅祭月?”

花想容又問道。

李牧點點頭,道:“是我。”

“所以,你現在要來刺殺我,覺得只要是殺了我,就可以讓飛升者陣營在東南區的局勢逆轉?”

花想容面色平靜地道。

李牧道:“不錯,之前是這么想的。”

“之前?”

“嗯,但是在見到了你之后,我不這人想了。”

“呵呵,你很誠實,但如果你是因為我的外貌而改變主意的話,你也許會死的很慘。”

“不僅僅是外貌。”

“不僅僅,意思是有這方面的原因?”

“最主要的原因是,我認識你。”

“你認識我?你見過我?”

“何止是見過。”

“哦?我們之間,有什么關系不成?”

“你真的不認識我了?”

“不認識。”

“那你……知道自己從何而來嗎?”

“天地滋生,大道蘊養。”

“看來,昔日的一切,你都忘記了。”

談話進行到這里,李牧確定了一件事情。

花想容的身上,發生了一些意外,以至于她竟然……失憶了。

怎么會發生這種事情。

按道理來講,通過仙古巨門來到地球,是要經過轉生的。

這一點,從一百零八星宿中的諸人的供詞中,就可以證明。

但現在看起來,花想容好像并未經歷過轉世?

因為在花想容的身上,李牧感覺到了強大的力量。

這種力量屬性,幾乎和前世一模一樣。

這不是轉世之后開啟宿慧重新修煉的結果。

而是從仙古巨門的另一頭,直接帶到了這個世界。

“你……沒有去過下階?”

李牧又問道。

花想容道:“我生來就在中三天,乃是道尊盟最純正的原始血統,下三天?沒有去過。”

李牧嘆了一口氣。

自己從仙古巨門中轉世,一出生就帶著宿慧。

這是個破例。

而現在看來,花想容一轉世,就直接到了中三天,似乎也是一個破例?

這種不按照慣例走的事情,最是無法捉摸了。

李牧道:“你再好好想想,你真的不記得我了?我叫李牧。”

花想容略微猶豫了一下。

僅僅是那么不到兩三息的一下下而已。

然后,她很肯定地道:“不記得,只是覺得這個名字,有點兒好聽而已。”

“那王詩雨,袁吼,小妖王這些人呢?還有神州大陸,太白山,妲己,清風明月,這些名字,你一點兒印象都沒有了嗎?”

李牧又問。

花想容搖搖頭,淡淡地道:“完全沒有。”

李牧默然。

這他娘的……

命運真的是開了一個大玩笑啊。

他在思忖,是不是要將事情的真相說出來。

而這時,花想容卻開口了:“好了,你費勁口舌說了這么多,想要證明,你我曾經很熟嗎?有意思的手段,但對于我來說,沒有什么意義,哪怕是我們曾經認識,曾經是朋友,又能如何?曾經只存在于過去,而現在,我唯一的目標,只有為道尊大人效力而已,任何與道尊大人為敵的,都要統統斬殺,絕不留情。”

話音未落。

凌厲無匹的殺意,從她的身上彌漫出來。

李牧顧不得說話,身形一動,已經從紫色小舟上退下去,到了五百米之外。

花想容的實力,太強大了。

以至于李牧再無開口說話的機會。

下一瞬間,一道道紫色的絲線,仿佛是光線一般,密密麻麻地顯露出來,以紫色小舟為中心,將方圓千米之內都籠罩,李牧的身軀,也被這種紫色絲線所纏繞,仿佛是一面羅網一樣,將他困在了其中,絲線緊繃,瞬間就切碎了他身上的衣服,直接切入到了皮肉之中。

【記住網址 www.grfnfp.live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