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圣武星辰 >

1562、花想容

李牧臉上的異色,讓李青忻等人心中咯噔一下。

“小兄弟,怎么回事?”

王處玄問道。

莫非李牧認識那紫色小舟上的人不成?

李牧回過神來,神色復雜地搖搖頭:“還不確定,那個人,”他指了指紫色小舟上的白衣身影,道:“我好像認識。”

“真的認識?”

“小兄弟你不是才飛升上來?”

“莫非那人,也是一個飛升者不成?”

李青忻、李慕白和王處玄幾人,心中更加疑惑了。

當然,飛升者從下界飛升上來以后,也不一定就要加入飛升者陣營。

歷史上,也多次出現過一些飛升者,來到仙界之后,選擇了道尊盟或者是天道盟。

畢竟這兩大盟的力量和底蘊,都遠超飛升者陣營。

人往高處走。

合情合理。

而道尊盟和天道盟對于投靠的飛升者,也愿意接納。

只要天賦好,真心投靠,都可以接納,對于其中一些卓絕者,也愿意投入資源加以培養。

但不論怎么樣,有一點必須承認的是,飛升者不管表現再好,天賦再強,最后都難以真正進入道尊盟、天道盟的核心層,很多都是充當一個高級打手的角色,做到將級已經是頂天了。

這算是一個‘血統’觀念隔閡吧。

像是掌控道尊盟西北區六道之力,讓六道強者俯首帖耳為己所用這種事情,理論上來說,不是那些投靠道尊盟的飛升者所能做到的。

“我去看看。”

李牧道。

“還是按照原先的計劃進行,如果有什么意外,我會掩護你們撤退,不管發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管我,我有的是辦法脫身,記住了嗎?”

說完,李牧身形一動,逐漸淡化,似是一團煙氣,消失在了空氣中。

李青忻等人想要阻攔,根本來不及。

幾個人面面相覷。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可謂是一波三折。

……

“大人。”

真魔道的主將魔山站在遠海之中,向小舟行禮,道:“寧平城傳來消息,攻城失敗,破軍和祭月都被殺了。”

說這話的時候,這位曾在尸山血海之中走過的真魔主將,心中微微顫抖。

便是隔著百米,那紫色小舟上看似寧靜的白色身影,依舊帶給他近乎于難以承受的壓力。

“是誰殺了破軍和祭月?”

平靜而又淡漠的聲音從小舟上傳來。

魔山躬身低頭,恭恭敬敬地道:“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不在記錄之中,據說,他的名字,叫做李牧。一拳錘殺破軍,一招斬掉祭月頭顱,實力深不可測,當然,也有可能是情殺道和破滅道的殘兵敗將,為了推卸責任,故意夸大了對方的實力。”

“夸大?”

小舟上的身影淡淡地道:“永遠都不要小看任何敵人。”

“是,屬下謹記。”

魔山連忙道。

滿手血腥屠夫級的仙王,此時就像是一只匍匐在狼王面前的豺狗。

“不過,李牧嗎?這個名字,好像是在哪里聽到過……”

紫色小舟上,白衣身影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仿佛是在苦苦思索著什么。

魔山保持著躬身的姿態,不敢插話。

突然——

“嗯?”

一道紫芒,從小舟上飛出,直襲魔山。

“大人……”

魔山大驚。

來不及躲閃,紫芒擦著發梢而過。

旋即,魔山的耳后傳來叮的一聲金屬交鳴之音。

火星濺射。

魔山這才反應過來,第一時間鼓蕩仙元,護身力場撐開,移形換位,離開了剛才的位置。

“多謝大人。”

剛才竟是有人偷襲他。

若非是紫舟上的白色身影察覺,出手救援的話,那他魔山此時,怕是已經死了吧。

“什么人?”

魔山施展神通,四處觀察感知。

但依舊無法察覺到偷襲者的身影。

“有朋友到了。”

白色身影擺擺手,道:“你退下吧。”

魔山略微猶豫,退出千米,但依舊小心地觀察著周圍,顯然是擔心白色身影的安全,因為他心中很清楚,若是這位大人今日出了什么意外,那整個西北區六道,都要陪葬了。

白色身影安安靜靜地坐在紫舟上。

“出來吧,我知道你來了,想來刺殺我嗎?”

她不疾不徐地道。

話音未落。

紫色小舟的另一頭,一個同樣身穿白袍的年輕人出現。

正是李牧。

魔山看到這一幕,心中陡然大驚,下意識地就要出手。

“退下。”

白色身影再度擺手。

魔山只好強行壓住出手的欲望,心中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白袍年輕人到底如何靠近這里,竟是不被他發現。

而且,他竟然能夠登上那紫色小舟。

勁敵。

這位真魔道主將的心中,警惕更甚了。

【記住網址 www.grfnfp.live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