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圣武星辰 >

1560、我有一個大膽的計劃

魅惑之術,有的時候,可以發揮出超越戰斗力的奇效。

尤其是對許多戰力卓絕,但是心境修煉不足的年輕天才來說,可以說是‘克星’。

而李牧,在鐵如龍和祭月雙方的眼中,毫無疑問都屬于戰斗力卓絕的天才。

“壞了。”

鐵如龍心中咯噔一下。

然而,就在下一瞬間——

“紅粉骷髏,不值一曬。”

李牧輕輕地搖搖頭。

他身形猛地扭曲,似是幻影一般,消失重又回歸。

仿佛是虛空一次毫無意義的波蕩。

然而,那漫天流轉開來的粉紅色魅惑氣息,卻在這一瞬間,像是烈日下的薄雪一樣,瞬間消散的干干凈凈。

百米之外,有著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情殺道主將祭月,身體微微一僵。

“好……快!”

兩個字從那嬌艷的紅唇中吐出。

然后頸間一層細細密密的血珠浮現,襯托著晶瑩如玉的白色肌膚,形成一道殷紅的血線。

最終,這顆魅惑眾生的大好頭顱,骨碌一下子,就從脖頸間滾落,朝著地面墜去。

半晌,一道血箭,才從頸腔中噴射出來。

凹凸有致的魔鬼身軀,亦是無力地朝著地面墜下。

情殺道主將祭月,隕落。

天地之間,一片死一般的肅殺寂靜。

時間仿佛是凝固。

不到十息的時間,漫長的仿佛是無數個紀元一樣難以跨越。

一直到——

嘭!

祭月的頭顱和身軀,先后墜落在地面之后,發出的悶響聲,才讓無數人從近乎于夢魘一般的‘漫長’時間里,猛地清醒過來。

鐵如龍的嘴巴張大幾乎要將腮幫子撕裂。

王處玄這次連打自己嘴巴確定真假都忘記了。

城頭的寧平鐵衛將士們,一個個保持著歡呼雀躍和怒吼咆哮的姿勢,但卻很難發出聲音,無數個眼睛里匯聚著同一種感情——

震驚!

而對面,情殺道和破滅道的大軍,則是集體石化。

一拳錘爆道尊盟西北區第一仙王破軍連同他的大戟,一招斬殺魅惑全開的情殺道天才主將祭月。

這個人,這個不知道哪里冒出來的叫做李牧的少年,他到底是個什么妖孽啊?

巨大的視覺沖擊力和心理震撼,讓他們在這樣一瞬間,幾乎忘記了恐懼。

他們齊齊地望向李牧,行注目禮,身體僵硬,表情凝固,身體和大腦已經完全脫節。

“第四戰結束。”

李牧淡淡地道。

他看向情殺道和破滅道的大軍,道:“還有誰?”

這聲音,仿佛是有一種魔力。

下一瞬間,鋪天蓋地的情殺道和破滅道大軍,就好似是勉強保持狀態的多米諾骨牌,被李牧的聲音,震倒了第一快牌,然后轟地一聲,就開始無法遏制地坍塌和崩潰。

兵敗如山倒。

這五個字,在此時此刻,彰顯的淋漓盡致。

漫天大軍失去了秩序,亂哄哄地轉身就逃。

地面上的仙道士兵拋棄了一切輜重,仿佛是受驚的兔子一樣。

天空中的飛艦不顧一切地掉頭,甚至還有甲板上的仙人,因為大艦掉頭緩慢而直接拋棄飛艦,駕馭法寶,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朝著與寧平城相仿的方向,瘋了一般的奔逃。

兩戰,斬殺兩大道的主將。

這不是戰斗。

是收割。

還有誰敢于這樣的人戰斗?

情殺道和破滅道的仙人們,此時腦海之中只有一個念頭:逃,逃到天涯海角,逃到距離這個叫做李牧的家伙最遠的地方。

敵軍的潰逃,讓寧平城上的眾人終于從震撼中脫離出來。

“追。”

鐵如龍大吼道。

他用兵老到,知道此時敵軍士氣已崩,正是追擊的大好時候。

擴大戰果,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正是此時。

寧平鐵衛軍紀森嚴,鐵如龍一聲令下,追擊之勢席卷而出。

戰局已定。

李牧并沒有參與到追擊中去。

而是回到了寧平城東城門。

“小兄弟,你……真乃神人也。”

王處玄激動萬分地迎上來,都不知道該怎么來形容李牧了。

又是一個大型真香現場。

王境澤定律無所不在。

李牧淡淡地笑了笑,道:“舉手之勞而已。”

不是他在裝逼。

而是真的是舉手之勞。

錘殺破軍,用的是真武拳。

擊殺祭月,用的是時間法則。

這兩樣,在仙皇仙圣級的戰斗中,都是必殺技般的存在。

對付破軍和祭月,根本就是碾壓。

戰技功法的碾壓,讓修為境界的差距,幾乎可以忽視。

“早知道,就該讓小兄弟你早點出手了。”

王處玄后悔不已。

現在想想,李牧之前數次想要出手幫忙,都被他和鐵如龍驚恐萬狀地阻攔,真是愚蠢啊。

但誰能想到,這個剛剛飛升上來的年輕人,有這樣神擋殺神、佛擋殺佛一樣的逆天戰力呢?

【記住網址 www.grfnfp.live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