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圣武星辰 >

1559、一拳

突然出現在戰場中人影,讓破軍心中一驚。

他竟是未看清楚,此人如何出現。

定睛一看。

卻是一個看起來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白色的長袍,陽剛英俊,修為不高,看不出來太多東西,但就憑剛才瞬間切入戰場的手段,就不能過于小覷。

“你……李牧,你竟敢抗命?”

一看是李牧,鐵如龍也急了:“給我滾回去,否則,軍法從事。”

他知道,這個年輕人,是城主大人看好的人選,意義重大。

絕對不能隕落在今日。

否則,就算是今日自己戰死在這里,也難贖其咎。

還真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李牧笑了笑,道:“鐵將軍,你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說著,抬手輕輕一推。

鐵如龍還未反應過來,只覺得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涌來,整個人便已經是不由自主地朝著寧平城飛去,后心剛剛貼在城池陣法護罩上,一陣奇異的力量波涌動,身體就如魚兒穿水一樣,穿過了護罩,輕輕地落在了東城門敵樓之下,踉蹌了一步,很快站穩。

而陣法護罩也旋即恢復完整。

城頭,所有人,包括鐵如龍和王處玄,都愣住了。

這是什么手段?

鐵如龍難以置信。

自己的力量,就算是在連接破軍兩擊之后,已經有所衰弱,但也不至于被人這么一推,就毫無反抗之力地被送回來啊,尤其是那種舉重若輕的手段,簡直是匪夷所思。

而且,護城陣法是怎么回事?

像是水幕一樣就被穿過了。

“大……大人……”

其他人看著鐵如龍,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做什么了。

王處玄下意識地扭頭,朝著戰場之中看去。

……

“你是何人?”

破軍不得不再度打量李牧。

如此輕描淡寫地將鐵如龍送回寧平城,別說這其中的手段和神通,單單說李牧表現出來的這份氣度,就有一種凌駕于生靈之上的從容和卓越。

“只不過是寧平城中,一個小小的飛升者而已。”

李牧抬抬手,道:“你不是喜歡比力量嗎?這第三局,不如就由你我來比,依舊是三擊,可敢?”

破軍穩住心神,呵呵一笑,道:“呵呵,原來也是跑來取巧的,呵呵,可以,只要你能夠接住我三擊,便……。”

“你好像是弄錯了什么。”李牧笑了起來,打斷道:“我的意思是,你來接我三擊,你不是號稱道尊盟西北第一仙王嗎?呵呵,只要你能夠接住我三擊,我就算你贏了第三局。”

“嗯?”

破軍面色一變,冷笑道:“狂妄。拿出你的兵器”

李牧卻是不再說話。

他抬手緩緩運勁,竟是要以肉掌出擊。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輩。”

破軍心中殺意高炙。

此時,李牧已經是輕飄飄的一拳砸下。

“斷你手。”

大戟劃出一道弧線,快如閃電,朝著李牧的手腕削去。

城頭上。

無數寧平城修士們已經下意識地要捂住眼睛了。

這也太托大了。

簡直是找死一樣。

然而,下一瞬間,破軍的面色,驟然狂變。

那原本輕飄飄的一拳,轟擊下來,觸及大戟的瞬間,竟是一股沛然莫御的無雙之力,戟尖頓時巨震,難以形容的力量猶如山洪暴發一樣席卷而來。

“不好。”

心中暗呼一聲,單手握戟的破軍,不敢再有絲毫的托大,瞬間雙手握住了戰戟。

同時,身體里的內容,仿佛是沉睡的狂龍般被喚醒,轟然呼嘯著,化作磅礴之力,順著腰身脊椎大龍,最終通過雙臂,瘋狂地宣泄出去,朝著大戟涌去。

全力爆發。

然而,這樣的爆發,就好像是怒流的溪水遇到了磅礴澎湃的大海,瞬間就被從戟尖上傳來的力量洪流所淹沒,旋即那種摧毀般的力量,毫不留情地順著大戟涌入到了他的體內,將他整個人,在電光石火之間淹沒。

這一切,在一瞬間發生。

旁人根本看不出來什么。

但下一瞬間,哪怕是傻子,也能夠看懂勝負的結果了。

咔嚓。

大戟的戟尖崩碎。

然后,一道道的裂紋,順著戟尖之下蔓延,朝著戟身蔓延而來。

咔嚓咔嚓。

清脆詭譎的開裂聲響起。

戟碎。

一塊塊崩裂的金屬,在掉落的過程中,迅速地化作粉末。

與大戟一起破碎的,還有破軍的手臂,以及……身軀。

那恐怖的破碎趨勢,順著大戟一直延伸到了他的身軀,不管是用任何方式,都無法遏制。

破軍的臉上浮現出驚駭欲絕的恐懼之色。

他張口欲呼。

但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在李牧的一拳之威下,這位道尊盟西北區第一仙王,脆弱的仿佛是一尊不堪一擊的瓷器一般,瞬間就破碎分裂,肌膚龜裂如蛋殼裂開飄散,身軀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一點一點地化作了碎塊,然后是齏粉。

【記住網址 www.grfnfp.live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p62规则